您好,欢迎光临《贝斯特全球最奢华游戏》网, 网址:www.siluqingyun.com; www.siluqingyun.cn  投稿信箱:2569427969@qq.com
 
华阴政法      摄影家      风光摄影      人物摄影     书画长廊    名人书画      综艺在线      小说       散文       诗歌       剧本      杂文随笔      纪实文学    生活百科
 
详细内容
伏虎记
 

《伏虎记》

 

 

人物表

(按出场先后排序幕:江南风云

第一场:南桥接线

第二场:祖孙雪夜

第三场:侦察救难

第四场:复仇怒火

第五场:打入虎穴

第六场:三猪叛变

第七场:厢房斗智

第八场:智送情报

第九场:将计就计

第十场:石河口

第十一场:大闹王家院

一九七九年二月十八日作于故里任李村

 

人物表

蔡锋:34岁,新四军江阴支队澄西分队队长

郭书记:38岁,澄西区委书记

李春林:43岁,共产党地下党员,南桥茶馆老板

谢玉兰:23岁,女,澄西区委委员

区委委员甲、乙二人、男35岁左右

张老伯:64岁,逃难的农民

彩娥:16岁,张老伯的孙女

小明:20岁,新四军战士

民兵甲民兵乙

新四军战士若干人

民兵若干人(新四军战士和民兵可以替换扮演)

王秃虎:47岁,匪伪的特工队队长

刘姨太:28岁,王秃虎的姨太太

徐胡子:44岁,特工队副队长

王三猪:30岁,王秃虎的远门侄子、叛徒

匪兵甲、乙

匪伪兵丁若干人

 

 

江南风云

 

 

 

幕启(乌云硝烟笼罩着大地,蔡锋领新四军若干人上场)

蔡锋、唱:皖南事变风云卷,

大江南北起硝烟。

日蒋汪勾结把国卖,

开门揖盗心藏奸。

江山半壁沉血海,

民族危难谁承担!

合唱:党中央派陈毅游击作战,

    抗日烽火遍地燃!

军民一心齐参战,

 在澄西高筑起金锁铜关!

大海:蔡队长,这澄西不是你的故乡么?

蔡锋:不错,澄西也是抗日最前线。在这里可以唤起民众,利用地形发挥优势,我们要在陈毅将军的领导下,打倒反动派,迅速扭转抗日局势。战士们,向桐歧方向进发!

(众皆下场)

(王秃虎出场,后跟随匪伪兵若干人)

王秃虎唱:英雄乱世竞虎威,

宝刀一把闪银辉!

投靠皇军闯天下,

桐歧为王举霸旗。

听说陈毅要犯境,

蔡锋分队到澄西。

趁他们初来没立稳,

在老子炮下化烟灰!

小匪出:报告王队长,皇军请你到江阴开会,这是请帖。 

王(看了一遍)哼!皖南大捷之后,共产党派陈毅卷土重来。皇军相请,必有要务!

众:队长说的有理。

王:快传徐老弟。

小匪:有请徐队副。

徐:哎,来了,王队长。

王:老弟,我这次到江阴开会,至少得五天。你和众兄弟严守门户,务必谨慎!

徐:开会,哦,队长放心。嗨,队长,还不把前几天抓到那几个共产党趁早崩了。队长远行,免生后顾之忧哟!

王:说得对。这桩大事王某忘不了,特为这事请你下手!弟兄们,给我把那谢玉拉出来!

(匪兵拖谢玉兰上)

谢唱:几天来受酷刑巍然如山,

狗汉奸卖国贼虎狼一般!

小魔爪怎能把长江阻断,

革命的大风暴席卷莽原……

 王:谢玉兰,婆娘嘛,何必如此。有儿有女,父母丈夫,美满家庭,难道你能丢舍得下?只要你供出澄西地下党名单,免得一死!

谢:你们投降卖国,你们残无人道,中国共产党抗日救国,犯了什么罪?你们这帮卖国贼,害人精、狗汉奸,总有一天……哼!总有一天会受到人民的惩罚!

王:你身为共产党澄西区委委员,岂能不知!

谢:就是不知道。要杀就杀,何必口罗嗦!

徐:谢女士,你当考虑后果……

谢:王秃虎,要我招出澄西地下党,休想!

唱:狗汉奸莫要太张狂,

血债要用血来偿!

卖国投敌为贼作伥,

定要遭到可耻的下场!

王:嗯,这婆娘真不知好歹,开枪!

(众匪举枪,谢高呼“打倒汉奸卖国贼! ”“打倒日本侵略者!”“砰!!砰!”两枪,烟雾迷漫处,谢倒下。)

(灯暗,幕落)

 

第一场    南桥接线

 

幕启(桐歧镇南桥脚下,有一茶馆,挂“南桥茶馆”旗徽。蔡锋头戴灰呢礼帽,身穿浅褐色长衫,身体结实均匀,举止潇洒大方出场)

蔡锋唱:狂飚飞卷冲霄汉,

四海滚滚浪淘天。

革命者血染旗一面,

同仇敌忾怒火燃。

工农携手同心干,

众志成城磐石坚。

披肝沥胆上战场,

革命人民杀不完。

并肩接踵千千万,

前赴后继把敌歼。

要打倒日寇拯国难,

要彻底推翻三坐山!

跟毛主席闹革命,

揭杆为旗报仇冤!

李老板,生意好啊。

李(出)先生请。里边坐,里边坐。

(蔡锋坐定,摘下礼帽,左手以戒指示意)

背唱:只见他抬左手把戒指亮,

这举动我还要注意周详。

莫非是蔡同志到我馆上,

用暗号来试探是否同行……

    请问先生,要春蕊,还是花茶?

蔡:春蕊。

李:稍等。

蔡:好,冲淡一点。

(联络成功后,李春林激动地握住蔡锋的手。)

李:同志你是?

蔡:我是新四军澄西分队队长蔡锋。

李:啊,你就是老蔡。

蔡:哦。

唱:区委让我来联系,

发动群众举义旗。

王秃虎靠日寇骄横无忌,

我们要除奸剿贼抓时机!

李唱:王秃虎惯是豺狼性,

投降日本发了疯。

组成汉奸特工队,

烧杀掠抢结同盟。

提起这事实可憎,

多少弟兄惨牺牲。

不共戴天罪难容。

要坚决消灭这个大毒虫!

      老蔡,区委谢玉兰同志前天被他杀害了……(说罢难过的低下头)

蔡:老李,别难过。有党 中央,毛主席英明领导,只要我们坚定执行毛主席的指示,我们很快就会打开局面的。

(刘姨太出,后跟两个匪军掮着长枪停于茶馆门前)

匪兵:闪开闪开,小心挨枪!

刘:给我进去,看他在没在!

兵:李老板,李老板人呢?

李:你先别动,我出去看看。(应)来了!

(见门前立有匪伪军,不由一惊)

背唱: 莫不是蔡队长被他发现,

匪军站立在门前。

走出门再把情况看,

老蔡安全我要承担!

啊,是刘姨太,请!请!刘姨太,用“龙井”,还是“碧螺春”?

刘:李老板,前天捎信让你找个裁缝,至今没踪没影。是不想办这个事嘛?

李:唉,刘姨太。这年头兵荒马乱,手艺人多不敢出门。地方上几个裁缝你又看不上,难啊!

刘:人都说你李老板消息灵通,交往又大。办这点小事还拖拖沓沓,非要老娘亲自跑一趟不可。告诉你,我兄弟来信要我马上去无锡,你瞧,这几天连着刮大风。我想把那件貂皮大衣做起来,可是顶呱呱的紫貂皮哪,不请个行家还行!

李:哦,原是这样。刘姨太,那一定替你打听。若找到了,我陪他前去。

刘(对门外站的两个匪兵施手势)走!

(刘和二匪军下场)

李唱:刘姨太要我请裁缝,

这个差使当应承。

好察虚实看动静,

随风使船有机可乘。

(进屋)

蔡:老李,她是什么人?

李:她就是桐歧地区头号汉奸王秃虎的姨太太。她兄弟在无锡当翻译官。

蔡:噢,王秃虎,王秃虎!老李,王秃虎近来情况怎样?

李唱:此人奸诈心毒辣,

却把日寇拜干大。

残渣余孽广收罗,

凭着凶残发起家!

他上通军阀结狗党,

将百姓任意来捉拿。

专门对付地下党,

要将革命来扼杀!

老蔡,据可靠消息,王秃虎要到江阴去参加日军一个什么重要会议。借找裁缝方便,我想试探一下他们的虚实。

蔡:他啥时候去?

李:大后天就去。

蔡:老李,据支队向我们交代的任务,日寇苏南司令部拟定一个“三月扫荡”计划,要马上向各县传达。你提供的消息很重要,咱到区委,具体研究对策!

李:好,马上就走。

蔡:走。(二人下场)

郭书记(出场)

唱:毛主席战略思想放光芒,

抗日浪潮又高涨。

别看他日伪勾结逞凶狂,

贼王八狗命不会长!

神州大地春雷动,

革命者杀敌志昂扬。

高擎红旗向前进,

凯歌震天迎曙光。

嘿!嘿!(打起拳来)

李(上)唱:江山陷落铁蹄下,

人民抗敌举刀枪。

蔡(上)唱:松柏屹立山巅上,

一腔热血洒长江!

李:老蔡你看,前边就是区委办事处,那不是郭书记打拳哩。

蔡、李:郭书记。

郭:老李,正想找你,你就来了。真妙呀!

李:郭书记,这位是新四军澄西分队队长蔡锋同志。

郭(握住蔡锋的手):蔡队长,你们来得及时,区委正要研究对付敌人的方案哩。

(三人进屋。二幕启,区委委员甲乙二人正在翻阅文件)

区委甲乙:哎哟,老李来啦。(高兴地)

李:哦,哈哈哈。咱们的桃李满天下……

蔡:开花报春来。

(区委甲乙同 二人握手,让座)

郭:蔡队长和咱联络,对咱区的工作将会大有帮助。

区甲:蔡队长,你来的正好。

郭:接上级指示和有关情报,王秃虎去江阴确于“三月扫荡”计划有关。我们要抓紧机会活捉王秃虎,摸清“扫荡”计划内情,拔掉这颗 钉子。

区乙:王秃虎出入戒备森严,王家大院更是城险墙高,很难下手。

郭:老蔡,你有啥想法和大家谈谈。

蔡:刘姨太不是要请裁缝吗?我去。

李:你有这手艺?

蔡:有、有。

唱:十五岁我在江阴把师拜,

十年来技艺精能剪会裁。

貂皮料不知做过多少件,

保证叫刘姨太满意开怀!

李:老蔡,你去王家大院,给咱做个内应?

蔡:对。王秃虎要去江阴开会,刘姨太做衣裳心急。就利用这机会探王家大院情况。等王秃虎回来,咱们立即动手!

众:好计。

郭:老蔡的意见可行。但是,你是新四军队长,怎能让你担这风险……

蔡:郭书记,不入虎穴,焉得虎子。咱共产党人为革命出生入 死,在所不惜。我还能怕死么,哈哈哈……

郭唱:听老蔡要打进虎穴去,

这个策略莫延迟。

细侦察敌巢风情和布置,

猛来个里应外合定棋局。

区乙:蔡队长,你要多加小心!

蔡唱:为革命我从不前顾后虑,

胸压着重重恨怎能甘休!

沙场上与敌人苦征恶战,

决心报民族恨与阶级仇!

英雄壮志冲宇宙,

献身革命不回头。

这一去我定要完成任务

在王家大院放歌喉!

郭唱:听老蔡一番话慷慨激荡,

革命者雄心壮志不寻常。

要彻底来摧毁“三月扫荡,”

准备和王秃虎大战一场!

 

区委甲:我们决心打好这一仗,为死难烈士报仇!

郭:老蔡,(紧紧握住蔡锋的手)祝咱们成功,胜利!

 

第二场      祖孙雪夜

 

幕启(风雪交加的夜晚,张老伯同孙女彩娥上。张老伯背着铺盖卷,一手提笼,一手携彩娥迎着风雪上)

张唱: 迎风雪拖孩儿乞茶讨饭,

不觉得天色晚行路艰难。

这年月普天下兵慌马乱,

老百姓受欺压有谁可怜。

又冻又饿浑身颤,

飞雪扑面苦难言。

前不着村后无店,

今夜那里避风寒……

彩娥:爷爷,你看,前边不就有个村子么?

张:哦,前边,叫爷爷细看。外高大的门楼,砖砌的院墙,像是财东家的庄院,小心有恶狗……

彩:爷爷,哪可怎么办呀?

张:走,孩子,今夜晚咱们就在这门楼下避避风雪。要小心才是。

唱:手拖孙女把路赶,

不觉来在大门前。

石狮子咧嘴又瞪眼,

寒风呼啸似刀残。

又冻又饿浑身软,

只好在此将身安。

(张老伯放下铺盖卷,半躺在上边。彩娥偎在爷爷怀里睡着)

彩娥,我娃还是睡上一觉,不等天亮咱们还要赶路。

彩:爷爷,你够累了,你也睡着吧。

(祖孙二人因疲倦不堪,都已睡着。音乐起奏,北风呼啸,一派凄凉。忽传来一阵铃声,铃声响过,两人抬一乘小轿子出。轿子上挂着写有“王”字的灯笼。王秃虎坐轿

内,左右有两个护兵背枪跟随回院)

轿夫甲:到了,停住。

轿夫乙:嗨,好冷的天气哟。

护兵(喊)喂,开门来

(徐胡子在内问“什么人”)

王:你老兄嘛,回来了。

护兵:快,王队长回来了。

  (门开,徐胡子提手枪出。张老伯的铺盖卷将徐差点绊一跤,徐吓了一跳,倒退几步,惊醒了张老伯与彩娥)

徐:噢,门口有人,门口有人!

护兵(提灯上前)不许动,干什么的?

张:逃难的,在这里避避风雪。

徐:逃难的?(把铺盖卷踢了踢,又把二人细看了一下)早点滚开!

王:(下轿)原来是两个叫化子。嘿嘿,这里是你避风雪的地 方吗?

徐:快滚!

彩:爷爷,咱们快走。

王:(心生一计)慢着。太太说要买个丫环,这姑娘不就很俊俏么?

徐:嗯,长得还不错。这叫送货上门,方便方便。(在腰里一摸)老头子,这是二十元钱,姑娘成了我们的人了。(徐胡子拉彩娥,彩娥挣扎着。)

彩:(大哭)爷爷……

张:不,不行。孙女不能卖!我的孙儿呀……

徐:(将二十元钱票一丢)哈哈,不能卖也得卖!(猛踢一脚,张打了个趔趄倒下)去你的吧!

王:把门关了!(众匪抱彩娥下 场,张老伯挣扎爬起,拍门大哭大喊)

张:彩娥,彩娥……我的孙女呀……

唱:好贼匪气煞我浑身打颤,

叩双环呼孩儿泪似涌泉。

我儿子被抓丁两年已满,

儿媳妇讨饭去不见回还。

娃他奶染病患又把命丧,

丢下了小孙女共度饥寒。

到如今我老汉孤身无伴,

何时间全家人才能团圆。

叫一声苍 天爷你睁开眼,

怎忍我将朽骨沦丧外边。

提起此事心疼烂,

贼匪没长人心肝。

此时间只觉得天旋地转,

苦命人到那里都是一般!

彩娥孙女呀……

(幕下)

 

 

 

第三场    侦察救难

 

 

(蔡锋与郭书记化装侦察敌情上场)

郭唱 :清早踏雪到郊外,

侦察敌情作安排。

蔡唱:寒气逼人难忍耐,

乌云遮天何时开!

郭唱:远远望见匪营寨,

高墙上修着大炮台。

蔡唱:除非智取把敌败,

胸中豪气卷江淮。

郭唱:就在虎穴把阵摆,

蔡唱:胜利会师上山来!

郭书记,你看前边雪地里怎么躺着一个人?

郭:哦,是个人么,咱们到前边去看看。

(二人走近,将张扶起)

蔡:老伯伯,老伯伯。

郭:大伯,大伯。(张老伯已昏迷不醒)

蔡:郭书记,他已经冻得昏迷不醒了。看样子是个逃难的穷人。

郭:咱们把老人家背上山,尽量抢救。

蔡:对,还是救人要紧。让我背上。

郭:老蔡,让我背上。

蔡:都是一样,咱们快走。

(蔡锋背张老伯下场,郭书记随后下)

 

第四场      复仇怒火

 

 

幕启(众民兵都关切的围着张老伯,蔡锋端开水让他喝)

蔡:老伯伯,老伯伯。

(张忽然醒悟,见此情景,不知身处何地,只认为被盗贼所掳,大骂一通)

张:好一群贼匪,抢走我孙女,还要把我怎么样,我就拼一死了!

蔡:老伯伯,我们是共产党领导的民兵,是抗日的军队。

张:呸,你们冒充共产党,既然是好人,抢我孙女是啥道理!

蔡(张老伯说得大家莫名其妙)老伯伯,你误会了。

张:哼,还能赖过不成。都 是你这些土匪干的!

唱:昨夜晚风雪狂无处立站,

和孙女来在了大门外边。

谁料想你几个心怀不善,

出主意夺我娃所为那般!

蔡:老伯伯。

唱:清早间去侦察王家大院,

见一人正昏迷躺在雪田。

新四军打日寇为民解难,

是我和郭书记背你上山。

这本是民兵抗日前防线,

有什么门里门外边?

高门户也许是王家大院,

匪队长王秃虎作恶多端!

张:啊,我明白了。

唱:昨夜晚他坐轿威风八面,

有护兵掮着枪来到门前。

灯笼上有“王”字清晰可见,

一说是王队长大门开圆……

哎,你们是新四军,救命恩人。我得罪你们了……

蔡:大伯,不知不为怪,没有什么。

张:不,我要报仇,给我发一支枪,让我找他去,杀了王秃虎!

蔡:大伯,不要急。有共产党领导的新四军,打日寇,灭敌匪。这仇一定要报的。大伯,你放心吧。民兵甲:老伯伯,还是身体要紧,没有好身体就杀不了敌人,报不了仇!

郭(出):老蔡,大伯好点了吧?

蔡:好点了。老伯伯,这是我们郭书记。

张:郭书记。(紧紧握住郭的手)郭书记,是你们救了我啊。

郭:大伯,救你的是共产党,毛主席,陈毅将军。我们共产党领导的新四军,八路军一定能打败日本侵略者,打败狗汉奸,卖国贼,解放全中国。让所有穷苦人都过上好日子

张:郭书记,我们就盼这一天哪。大伯就跟你们干吧!

郭:大伯,你家住什么地方?

张:郭书记。

唱:我家住河南偃师县,

天灾人祸紧相连。

地主逼债逼得紧,

田里荒旱少丰年。

两个儿被拉丁无有音信,

气得老伴命归天。

无奈我和孙女沿门讨饭,

从河南逃难到这边。

天不幸昨夜晚又遭劫难,

王秃虎抢我娃太得野蛮!

全家人从此后难得相见,

死的死散的散怎不惨然。

郭:大伯,你不要伤心。我们就是要进攻王家大院,你孙女会和你团圆的

张:那好,那好极了。

唱:杀贼匪我也要去上前线,

要宰掉欺害良民的狗汉奸。

为抗日寇流血汗,

情愿一死也心甘。

郭:大伯,我们同意你的要求。只要咱们穷苦老姓团结紧,胜利一定属于我们的。大伯,你要好好将惜身体。

张:对,对,郭书记,老蔡同志,我一定要报答共产党的恩情呀!

蔡:郭书记,按原计划进行,让我启程上路吧。老伯伯(握住张老伯的手)改日再会。同志们,再见啦!

(蔡同郭书记握手,向民兵战士告别)

郭:祝你们胜利完成任务!(众招手相送)

(下场,幕落)

 

第五场    打入虎穴

        

(蔡锋换便衣短衫和李春林出场 跨上南桥)。

蔡,唱:跨南桥登上阳关道,

决心把任务来完成。

我蔡锋化名叫杨正,

去王家大院做裁缝!

李,唱:我送老蔡出了征,

把酒饯行送英雄。

蔡,唱:敢上刀山下火海,

手执长缨缚苍龙!

李:老蔡,前边就是王家大院。

匪岗哨:别动!

李:老总,别误会。我是王队长的朋友,应刘姨太邀请,前来帮忙的。

匪岗哨:王队长今天没在。没有命令,谁也不能进去。

刘姨太(出)我道是谁,是李老板。请进,请进。

李:哟,你看,不是你来,真难为人啦。

刘:哎,请原谅。这叫以防万一嘛!

李:刘太太,这位杨师傅是我的朋友,在江阴城做裁缝有点名气。被我横说竖说,三拉六扯才答应做两天生活。

刘:手艺人嘛,四海为家。李老板麻烦口罗。队长没在,这里非久留之地,不敢多礼了。

李:王队长树大根深,只求多多包涵。

刘姨太:那还用说,慢行。

(李春林下场)

蔡,唱:王家院真正是戒备森严,

东与西有碉堡虎视眈眈。

两廊下只见那飞鹰走犬,

我老蔡在此地扎下营盘!

刘:杨师傅稍等。彩娥,快传茶来——咦,怎么不见人咧!彩娥——(下场)

蔡,唱:假若是同志们前来冒险,

八、九挺重机枪怎好遮拦。

用智取才确是稳当方便,

更需要设妙计调虎离山!

(彩娥端茶盘上)

彩:杨师傅用茶。

刘(取一大叠皮货绸缎上场)杨师傅,看这貂皮是真货吧?

蔡:真货,真货。我做了近二十年裁缝,做的皮贷可用船装,也没见过这样好的紫貂皮哪。你刘太太真有福气。

刘: 哈哈哈 …… 杨师傅, 你真是识多见广啊。 这些料子包给你做哟。

蔡:三太太,不瞒你说,我是拗不过朋友的面子,才出来做两天生意。眼下这兵荒马乱,再说,贵府不比一般人家,怎敢久留……

刘:嗨!说到那答去了。

唱:俺家掌柜的他不在,

俺在家里是总裁!

杨师傅莫要多见怪,

尽管自由放痛快!

蔡:刘姨太。

唱:我得赶快把活做,

你将地方好安排。

刘唱:这套间你看怎么样?

蔡唱:光线太暗难剪裁!

刘:彩娥。

唱:给老娘把竹帘快卷上,

蔡唱:这一下才能看明白!

(刘姨太、彩娥 下场)

蔡唱:后面围墙有暗哨,

机枪架着在炮台。

交叉火力锁后院,

如何进攻能进来?

徐:(出)快滚快滚!这西套间是王队长的办公室,咋能在这里做裁缝。

蔡:老总,这是太太的安排!

刘:(出)好好好,这里不行,请你徐副队长前前后后另找一间吧。

徐:王队长临走叮咛,这几天不许来闲人,你却请个裁缝,真胡闹!

刘:嘿嘿,王队长,王队长,王队长还得听我这个参谋长的。

徐:去,让他在西厢房做去,免得惹麻烦!

刘:杨师傅,跟我来。你看那狗宝,把老娘弄得手也忙,脚也乱的。

(二人下场)

徐:嗯!

唱:恨这婆娘太刁野,

当面敢欺你老爷

随便请人把活做,

难道不防有间谍!

(下场)

二幕启(蔡锋正在缝衣,刘姨太在旁观看。心中高兴和蔡攀谈)

蔡唱:王队长在桐歧真有声望,

荣祖宗扬后世耀日争光。

顺风潮挂高帆青云直上,

定太平结皇军胸有奇方!

似虎踞如龙磐英雄气象,

看那个敢飞越峻宇高墙。

他不愧救国的豪杰战将,

刘姨太为猛虎添了翅膀。

在今世你好将清福永享,

百姓会慰劳你满腹衷肠!

刘唱:王队长可真是英雄闯将,

凭武力结日本独霸一方。

穷小子一个个闻风丧胆,

地下党几十人都挨了枪。

那皇军对王某十分奖赏,

他暗里姓蒋不姓汪!

(内传“队长回来啦。”刘姨太若有所思)

刘:队长回来啦!(下场)

蔡:王秃虎!

唱: 据情报江阴会议五天完,

他怎么回来这突然。

陌生人出现在王家大院,

难道他心中不猜嫌!

若要脱身事难办,

作战计划怎周全。

不能走,须镇定,

要时刻准备斗敌顽。

提前回来事有变,

要摸透实情过难关。

找机会上镇把集赶,

为区委巧把情报传。

(下场幕落)

 

第六场      王三猪叛变

 

王(出)唱: 我王某向为人生性莽撞,

投皇军杀共匪坐地分赃。

大丈夫图的是富贵兴旺,

即有人骂汉奸又有何妨。

这几天共产党活动猖狂,

受调遣来征剿急转回乡。

司令部在会上千金悬赏,

要把这穷小子一网打光!

(匪兵二人绑王三猪上场)

匪兵:王队长,又抓住一个共产党!

王:什么共产党?

兵:他叫王三猪,是个土八路。

王:王三猪,啊!他是我的堂侄呀,带上来。(匪兵将王三猪押上)啊,还是我侄儿,受委屈了。

(亲自为之松绑)

唱:侄娃子多年来无有音响,

却不料受绑架到我法堂。

精灵人看风舵眼窝放亮,

弃暗投明细斟量

猪:呸,虽然说你是我叔父,谁还跟你当汉奸哩!

王:小子反了。竟敢和老子玩儿戏!不给点颜色不知厉害。来人,揉搓揉搓!

匪兵:走!走!

(匪兵拉王三猪下场)

王:哼哼哼,不招,不论是谁,不招都是花生豆的买主!

匪兵(上)队长,上了老虎凳,他还是不招。

王:不招拉出去毙了,斩首缴令!

兵:是。(下场)

王:哼,难道共产党都是硬汉子不成!

兵(出)队长,他软啦。

王:我就看他过得了苦肉关,上不了阎王殿!

猪(上)哎呀,四爸呀,饶命,饶……命……

兵:他妈的,不看在队长面上,非砸烂你外骨拐!

王(骂小匪)滚,真不知天高地厚!(小匪下)侄娃子……

猪:四爸呀,饶了你娃吧!……

王:饶了你,嘿嘿,迟一分钟我娃就上西天了。跟那些穷光蛋闹世事,真不怕辱没了咱王家的祖宗!

唱:看四爸出门来威风八面,

那皇军也把咱看重百般。

猪唱:儿只想在今生功成名就,

误参加游击队不抵个球!

王唱:你何必担风险又把苦受,

我的侄生在福中不享福。

若不是你四爸将你解救,

你早已见阎王一命呜呼!

猪:四爸,我投降,归……顺……

王:徐老弟。

徐:嗯,来哟。

王:收拾摆宴,给我侄儿接风。

徐:没麻嗒。恭喜王队长,叔侄重相逢。

(徐下场)

王:猪娃呀,四爸封你做特工队的副班长。

猪:多谢四爸晋封!

王:近来新四军情况咋样?

猪:澄西来了一个叫蔡锋的担任队长。本地人,准备向特工队进攻!

王:这人有多大年龄?

猪:三十左右。

王:哼,哼!真是吃了豹子胆咧!

猪:此人智勇过人,善于化装诱敌,真不简单,莫要轻视。

王:你知道蔡锋最近在那里活动?

猪:听说他最近执行啥任务去了。

王:你被擒拿,他们是否知道?

猪:不知道。

王:今天要你打回去,作为咱的内应。打听蔡锋活动的情况,及时报告桐歧联络站。若抓住他,皇军大大有赏!

猪:多谢四爸指点。

兵(出)队长,酒宴摆好了,徐副队长请你二位入坐哩。

王:侄娃子,走,坐席走。(下场)

彩娥(上场)唱:母老虎急忙忙去吃酒宴,

她要我到西厢好听使唤。

蔡(上)唱:听说他们去赴宴,

钻个空子真不难。

门前院后细察看,

把情报及时送上山。

彩:裁缝叔叔,口渴了给你传热茶,要啥尽管问我。你开口,让我太太传话去。

蔡:姑娘,你莫非是河南偃师县人么,逃难来到这里……

(他顿时说得彩娥低下了头,暗自悲伤)

彩唱:逃难遇难真不幸,

叔叔你咋能知情?

蔡唱:  王秃虎将你抢夺去,

你爷爷对我细说明。

彩:啊,我爷爷现在何处?

蔡唱:那一天我们把路赶,

见一人倒在雪地边。

他昏迷不醒不讲话,

我们背他上了山。

彩(大哭)爷爷呀……

唱:听一言犹似猛雷震,

似钢刀戳进我的心。

只说是总有一日报仇恨,

怎知爷爷永离分!

哭了声难见的爷爷呀……

蔡:孩子。

唱:共产党闹革命身负重任,

新四军打日冠专救穷人。

杀汉奸惩恶霸报仇雪恨,

要解放全中国百姓翻身。

孩子,你爷爷他没有死。他已参加了共产党领导的民兵武装,就要和他见面了。

彩:叔叔,你莫非也是……

(蔡锋点点头)

叔叔,我也要参加新四军,为咱穷苦人报仇!

蔡:孩子,你的愿望一定能够实现的。这院子的情况你可熟悉么?

彩:熟悉,熟悉。

唱:城上增设暗调堡,

东西两旁是炮楼。

前后院都有军火库,

三百匪兵守四周。

蔡:孩子。

唱:自古人民威力大,

反动派原是纸老虎。

只有军民团结紧,

任何困难也能克服!

(从内边传来“王队长,敬你一杯!”“王队长,这可是喜酒。”

刘姨太:

“队长喝醉了,快!”二人静听,闻声下场。两个匪兵扶王秃虎过场,王颠颠欲倒。)

王:我没醉,我没醉……

刘:呸,你都喝成疯子了,还没醉。扶下去,让队长休息休息。

(同下场二幕落,音乐起奏)

郭(上场)

唱:几天来观敌情风云变幻,

却不料王秃虎早转回还。

等情报再决定作战方案,

不由人担念着蔡锋安全。……

民兵甲:郭书记,王三猪叛变了。

郭:你是怎么知道的?

甲:你看,这是特委送来的内线情报。

郭(看罢)啊,王三猪叛变投敌了……

唱: 王三猪叛变实可恨,

我心中一时急如焚。

作战计划当提前,

开紧急会议扭乾坤!

(下场)

猪(上场)唱:昨日出门真不幸,

不料落入敌手中。

当堂上抬来老虎凳,

干革命怎能怕牺牲!

软硬把戏撞不动,

把我关在狱牢中。

乘深夜我把墙挖了个洞,

匆匆逃回咱营中。

哎呀,险乎送了命咧!

郭:既是这样,赶快休息去吧。

(三猪下场)

区委甲、乙上:郭书记,三猪咋样逃回来的?

郭:王三猪是王秃虎的远门侄子。被捉逃回,不可不防。

区委乙:这次三猪逃回,说话多半不实。我们何不来个将计就计。

郭:就是嘛,咱们等蔡队长的情报回来再作决定。

(下场幕落)

 

 

第七场    厢房斗智

 

 

幕启(刘姨太正在梳妆打扮结束。彩娥双手捧着镜框,让她前照瞻。)

刘唱:队长开会回家转,

我在正房巧打扮。

对着明镜仔细看,

恰似那月宫仙子下了凡,下了凡。

王(内传)太太。

刘:死丫头,快滚!

(彩娥下场)

王(上场)唱:到房子先把太太见,

隔了三天如三年。

刘:队长回来啦。临走你说五天,怎么今早就回来了。

王(一把搂过刘姨太)刘,我的宝贝。离开你一天,我心里闷得发慌……哈哈哈。

刘:队长,你小舅子要我马上去无锡。哎,我托南桥茶馆李老板请了个裁缝,把那件貂衣大衣缝起来。那位杨师傅真是手艺高超,百里挑一呀!好料子遇上这把式,真是……

王:那位裁缝,是啥地方人?

刘:听口音,象是澄西人。

王:多少年纪?

刘:三十开外!

王:走,领我去看看!

唱:裁缝、蔡锋;

不由我吃一惊!

口音、年龄;

更令人把疑生。

如果他真是蔡锋,

这就叫自投罗网进牢笼!

(进西厢房,只见桌子上放着料子、剪子、尺子,裁缝连影子也没见)

王:人呢?

刘:刚刚还在给我讲《穆桂英挂帅》哩,这人肚子装的真不少。我还要他多做几天活哩,把你那件呢子大衣也做起来。

王:他妈的,逃走啦!刘,

(抡起右手正要打刘姨太,刘躲过)

刘:来啦,那不是杨师傅么。

(蔡锋端浆糊上)

蔡:我去灶房调点浆糊。太太,你外衣裳马上就做好了。

刘:杨师傅,这是我家掌柜的。队长,他就是杨师傅。

蔡:王队长,太太叫我做两天生活,手艺不好,多多包涵。

(王秃虎点头还礼,在西厢度步)

王唱:我看你好不非凡真有胆量,

蔡唱:王队长这么看重难承当。

王唱:这地方空闲着铁链棍棒,

蔡唱:混生活那管它大炮钢枪!

刘唱:队长呀你咋能这样莽撞,

你怎么出言不逊把人伤。

王:好一个裁缝!

蔡:王队长过奖了。

唱:眼下这兵慌马乱多动荡,

手艺人栉风沐雨混时光。

王:好说,好说。听口音,贵府在澄西。

蔡:不,老家在常州,舅家在澄西。

唱:从小跟舅来学艺,

走遍江阴和桐歧。

日本战火燃烧起,

苦命的父母早分离

几间草棚被炸毁,

从此就流落四方无家归!

,真是命运哪!

太太 ,对咧。你穿上看咋样?

(刘姨太捧衣裳下场)

(王秃虎忽从凳子上跳起,双眼盯住蔡锋的右手。只见蔡锋右手的虎口和中指一段有厚茧,像是握枪的手,忽地拔下手枪)

王(喊)是拿枪的手,来人哪!

(四匪兵执枪出现在门口)

蔡背唱:我的右手他生疑,

紧要关头怎解围。

胸压怒火和他拼,

任务关紧急不得!

拿剪刀的手怎么是拿枪的手!哈哈哈。

(镇定而不慌不忙的拿剪刀剪起来。王秃虎紧观察蔡锋的举动,只见剪刀不上不下的扣在右手虎口的老蛮上,他像放了气的气球)

王:嗯。

蔡:王队长,你这是什么意思?

王:我看你是共产党!

蔡:共产党,这话从何说起?!

王(对匪兵)下去,给杨师傅泡茶。

蔡:队长既然怀疑,可到江阴查访!

王:是要查访的!肚里没冷病,不怕吃西瓜。杨师傅,时间不早了,晚上就住在这里。

刘:(穿上那件貂皮大衣出)

你看,貂衣大衣套旗袍,真可身,这高贵样呀,再不能咧。还是杨师傅手艺绝啊!

蔡:给太太做活,不用心还行。

王:杨师傅手艺真高明哩!(挠起大拇指)

 

(幕下

 

 

 

第八场       智送情报

 

 

(刘姨太出场)

刘唱:只因为昨夜晚逛耍热闹,

早饭时才更衣还觉疲劳。

未吃饭我先把烟瘾过饱,

到午时和裁缝再去闲聊。

(坐在椅子上,二郎腿一架)

      彩娥,把烟盘子端上来,彩娥

           

(彩娥出端烟盘,只因一步迟慢,刘姨太大发雷霆)

 贼丫头,只当你死了,叫你怎么不吭声!

(取起竹板子欲打)

兵:(出)太太,线不够了。裁缝要线哩。

(下场)

刘:贼丫头,看你不要命了。(刘匆匆下场)

彩唱:母老虎比虎狼更加凶狠,

浑身口将冤屈去向谁申。

盼只盼新四军早日来到,

我还要拿起枪去杀敌人!

(内传刘姨太喊“彩娥”)

噢,来了。(彩娥下场)

王(上场)

唱:昨日里西厢房作了试探,

那裁缝真或假尚难戳穿。

若只盼三猪娃消息露面,

再看我王文虎大显手端。

三猪消息一到,那裁缝假的变不成真的,真的变不成假的!

匪兵甲(出):王队长,皇军来电有请,有请!

王:他妈的,今天请,明天请,真是催命鬼!

(下场)

刘唱:我刘家唯有我千金女娟,

嫁给那王文虎更是值钱。

他平日常与我饮酒嬉宴,

真好比楚霸王配了貂婵。

蔡:这次王队长回来,一定陪你同去无锡罗。

刘:就是嘛。他还说要等侄儿的啥消息,才陪我去无锡。杨师傅,有机会我带你到无锡去谋生计,保让你混个肚儿圆,还能多挣几个钱。

蔡:那就多谢了。

刘:今晚你给咱加点夜工,咋向?

蔡:好,你把料子都拿出来。

刘:行,行(刘下场)

蔡唱:近日里忽闻得三猪叛变,

王秃虎必定是等他回还。

要及时将情报送出大院,

让区委早动手来把敌歼!

我要为区委行动创造条件,

摸棋局时刻掌握主动权。

烈火中才能把真金锤炼,

身处在虎龙潭侠胆冲天!

刘姨太她说等侄儿的啥消息,说明三猪还不知我的情况。王秃虎正迫切等他的情报。说“新四军在无锡郊区活动”无疑是假话。对,建议区委制造一个假情报,诱三猪上钩,咱来个将计就计,调虎离山!(写在一张纸条上夹卷烟内)

唱:将情报藏在烟里边,

中午赶集借机缘。

南桥茶馆转一转,

约会今夜庆凯旋!

刘:(上场)杨师傅,这旗袍今晚做得起吗?

蔡:晚上要加工缝纽扣,五色丝线不够用。

刘:桐歧镇上要啥都有,我给咱去买。

蔡:今天中午,我陪太太走一趟。

刘:那好那好,我正要到联络站打听个事,咱们走吧。

(二人下场)

(蔡锋和刘姨太上场,有二小匪掮抢跟随。刘姨太穿绿花旗袍上场)

蔡唱:桐歧镇上把集赶,

刘唱:逛街串市好游玩。蔡唱:太太你往路上看,

逃难的百姓一串串!

刘唱:那些闲事咱休管,

只要自己不缺钱!

蔡:啊,那不是李大哥。李大哥

刘:李老板忙啊!

李:原来是刘太太,衣服做完没有?

刘:还得点丝线,今晚就想结工。蔡:大哥,这是王队长赏的川卷烟,正经货,抽一根。(李接,欲点)

李:在这儿喝了茶再去。

蔡:不麻烦啦!(下场)

李唱:蔡锋赶集把信送,

卷烟内边有密情。

让我先把卷烟绽,

哎,一张纸条看分明。

将计就计在今晚,

调虎离山巧变通!

好哇,让我赶快送于区委。

(下场)

 

第九场            将计就计

 

李唱:我急把情报送区委,

今夜晚作战是时机。

通知民兵作准备,

调虎离山战强敌!

(敲门)郭书记。

郭:是谁?

李:我是春林。

郭:(开门)老李,快进来。

李:你看,这是蔡队长送的情报。

郭:(看罢)要抓紧这个时机!

唱:蔡队长他送来作战方案,

要民兵石河口调虎离山。

乘胜出击王家院,

里应外合把敌歼!

对,咱们马上召开民兵骨干会议。老李,马上通知,把三猪也请来。

李:郭书记,三猪投敌未知真假,恐怕靠不住。

郭:他投敌已有确凿证据,现在要利用他捎书,报信!

唱:经证实王三猪确真叛变,

几天来暗打听蔡锋根缘。

是叛徒也能替咱行方便,

要他给王家大院把信传。

(老李领六、七人上场)

众民兵骨干:郭书记。

郭:民兵同志们,刚接到上级通知,有一批重要物资,由蔡锋队长等五位同志押送,由无锡方面运来。今晚十一点到达石河口,要我们派五个民兵骨干协助转移。事关重大,联络信号,电筒三明三暗。

众:我去,我去!

:我去,我也去!

郭:大家都做好准备,夜晚随时通知,严守密信。

众:好!(郭随众下场,三猪未下)

猪唱:几天来刺探着共军情况,

这消息真令人欣喜若狂。

要赶快去报告桐歧镇上,

捉蔡锋立大功有了名堂。

(郭书记出场,王抱头装病状)

郭书记,哎哟,哎哟……

郭:怎么啦?

猪:郭书记,头疼眼花,偏头风犯啦。哎哟,难受的要命哩!

郭:那你还是从小路下山,快到镇上买点药去。

猪:我去,我去,恐怕抗不过,难受死啦!

(王三猪下场)

郭:小明。

小明:来罗。(出)郭书记。

郭:王三猪头痛得要紧,看他去没去医院看病就医。你带几个民兵化装后暗中监视

小明:好。(下场)

郭唱:王三猪突然间头疼要命,

赤颗颗暴露了险恶心情。

他若在桐歧镇去把信送,

这才能将计就计告成功!

(众民兵出,争先恐后要求战斗)

民兵甲:郭书记,同志们要参加战斗,你下命令吧!

民兵乙:我要给玉兰姐姐报仇!

张老伯:郭书记,给我发一支枪,我也要去打汉奸!

郭:同志们,我们正在等待有利时机,我们的仇一定要报!今天夜晚十点钟在石河口待命,准备活捉王秃虎!

(幕下)

第十场      石河口

幕启(王秃虎出场,全付武装)

王:接到三猪情报,蔡锋有了下落。这个裁缝也就免罪了。兄弟们!

众匪(出)有!

王:今天去执行一项特殊任务,抓一条大鱼。

众匪:大鱼?哈哈哈。

王:新四军澄西分队队长蔡锋。

众:在啥地方?

王:哎,甭慌,别吵。他们有五、六个人,押着一批重要物资,现在已经入网了。谁先抓住这条鱼,大大有赏!

徐:这次行动,要不要皇军配合一下?

王:老兄,这点小事,我们包了。明天押着蔡锋去见皇军,到那时候…嗯,哈哈哈。

徐:哈哈哈……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幕下

(夜晚十一点郭书记带民兵来到石河口一带)

郭唱:夜沉沉星月静波光闪闪,

石河口埋伏着抗日兵团。

除汉奸报仇恨擦拳磨掌,

杀日寇救中国奋勇直前。

多年来打游击身经百战,

看今天革命洪流谁能阻拦!

同志们。

民兵:来了。

郭:注意隐蔽!(皆下场)

(徐胡子拿盒子枪,率众匪出)

徐:兄弟们,今晚是咱们发洪财的机会。各自分散,桥头等候!

(众匪散下,徐胡子提枪立于桥上凝望)

(郭书记猛出一脚踢掉徐手中的盒子枪,两位民兵扑上前将徐绑了起来,拉下。匪兵顿时大乱。乱奔乱跑。众民兵追赶,厮杀,匪兵有的举枪投降,有的被击毙。一场战斗胜利结束)

小明:郭书记,匪军全部消灭,没有一人漏网!

郭:打得好。让同志们就地休息,给我把徐胡子带来!(小明带徐胡子上)祸国殃民的汉奸,还不低头认罪!

徐:求长官饶命!

郭:我要你老实招出,王秃虎现在何处?

徐:我招,我招。为了联系皇军,他先回到大院去了。

郭:大院还有多少人?

徐:总共不上二百。

郭:是真的!

徐:真的。

郭:若有半句慌话,小心你外脑袋!

徐:是,是。

郭:带下去。小明,召集民兵集合!

(将徐胡子押下)

(众民兵齐上场)

同志们,这一仗打得很漂亮。现在,我们马上要进攻特工队的老巢王家大院,活捉王秃虎。王家大院碉堡围守,防备严密,还当考虑智取!

区委甲:郭书记,咱们有蔡队长作内应,里应外合定能成功!

区委乙:郭书记,王秃虎一定等着消息哩。咱们扮做徐胡子得胜回营,借机可以打进去。

众:好办法,好办法。

郭:我也是这样想的。我就给咱当徐胡子,谁扮蔡队长哩?

李:看我咋样?

郭:老李行。匪兵嘛,还是咱们的民兵战士。同志们,整装待命,准备分三路进发!

(幕下)

 

 

第十一场       大闹王家院

幕启(王家大院,蔡锋正加工做衣裳。桌上点着油灯,旁有碉堡,巡逻的匪兵执枪立于其上)

蔡唱:深夜间在灯下穿针引线,

已看到石河口激战正酣。

同志们将进兵王家大院,

到那时要让敌巢化烽烟!

匪岗哨:是谁?

王秃虎:(出)是我。(带两个护兵叫门)

哨:王队长咋回来啦?

王:徐副队长带人马前去剿敌,我领二位兄弟回家。电话机旁不能离人,有情况得及时联系皇军。

哨:队长快进。

王:去,你们要严守门户,不可松懈。

蔡:好一只奸滑的狐狸。看来该用第二套战斗方案了。

王唱:见厢房加夜工灯光犹亮,

想起了昨日里刺探情伤。

眼看着抓蔡锋在今晚上,

给皇军报功劳威名大扬!

杨师傅,你辛苦啦!

蔡:王队长请坐。

王:哈哈,杨师傅。想当初闹了个误会,还以为你是新四军的蔡锋哩。

蔡:什么蔡锋?

王:蔡锋是新四军的分队长,这人身经百战,特别厉害。皇军赏一万元捉他。

蔡:好千岁,他有三头六臂么,这么值钱!

王:嗨!据说蔡锋身材、年龄跟你有点相像。澄西人,善于化装侦察。他即使站在你的眼皮下,你也认不出来。可他再厉害也逃不出我王文虎的手心!

蔡:哦,王队长。到那时候,让我看看那个蔡锋和我这个裁缝究竟一样不一样!

王:哈哈哈……

蔡:哈哈哈……

(外“砰砰”响两枪。王秃虎问碉堡上的匪军。)

王:有情况吗?

哨:报告队长,石河口方向传来枪声。

王:注意监视,一有情况,马上报告。

(“叮铃……”响起一阵急促的电话声。王接电话,内传“王队长,枪声那里的,情况的有?)

王:太君,情况小小的。特工队的执行任务。(内传“唔,当心土八路的干活!”王放下电话)

(内传出“快开门,快开门”)

哨:是谁?

郭:(扮徐胡子出,后绑一个伪装蔡锋,众民兵扮匪兵上

哨:是徐副队长吗?

(王秃虎走向大门,大门关着。又转回来向碉堡问。)

王:是谁?

郭:是我呀,王队长,蔡锋抓住喽。

(王秃虎站在岗哨上用手电筒照下,果见徐胡子背后绑了一人)

王:那几个人哩?

郭:当场解决啦!

王:(对岗哨匪军)快,快去开门!

(岗哨匪军开门,郭书记领民兵冲了进来,匪岗哨应声倒地)

王:妈呀,快给我打!(逃下)

郭:王秃虎休走!

(蔡锋手执剪刀出)

老蔡。

蔡:郭书记,快把人分开,从屋后绕过,先拿下周围碉堡。小明,跟我来。

(众下场)

(顿时枪炮齐鸣,王家大院一片混乱。)(碉堡周围枪弹如雨。郭书记从屋后绕过,登上碉堡打了几枪,解决了堡内的敌人,夺过机枪大喊“那个敢不投降!”)

(下场

刘(出)啊呀,队长,快逃,快逃!

彩(手执厨刀追上)母老虎,看你还能跑到那里去!

刘:哼,狗丫头反了!你敢……

彩:怎么不敢!

(手起刀落,刘措手不及”啊!“了一声尖叫,倒在地上)

(一小匪逃出,张老伯执枪追赶,见彩娥。)

张:彩娥!(彩娥猛回头,小匪不及提防被彩娥砍死)

彩:爷爷———(彩娥高兴的流出泪来。张老伯将彩娥搂在怀里)

张:孩子,没有共产党,就没有我们了……孩子,你一定要跟共产  党走,参加新四军,为咱穷苦人打天下!

彩:爷爷,我记下了。

张:走,跟爷爷杀汉奸报仇!

(二人下场)

(二匪兵窜出,李春林举枪力敌二匪。郭书记出场,手执轻机枪解决了二匪)

李:郭书记,周围碉堡全被我们占领了。敌人的军火库也成了我们的战利品。

郭:老李,还没见王秃虎人呢,咱们继续搜查!(下场)

(蔡锋和小明二人执枪和二匪边打边出,蔡锋杀死一匪,另一匪逃下。小明追赶下场。王秃虎拿手枪出,蔡锋猛从腰里抽出剪刀砸向王秃虎右手,手枪落地)

王:(惨叫一声,指着蔡锋)啊,你———

蔡:王队长,不认识啦。我就是新四军的蔡锋,今天要和你见个高低!

王:啊———

蔡:你这民族败类,举起手来!

(王秃虎抽出匕首,向蔡锋猛刺过去,蔡一脚踢掉,一捶打倒。郭书记领众民兵出,红旗当先,活捉了王秃虎)

郭:王秃虎,这就是你们卖国贼的下场。押下去!

蔡:郭书记。

郭:蔡队长,你完成任务了。

(紧紧握住蔡锋的手)

蔡:郭书记,我们还要准备迎接新的战斗哩!

郭:同志们,我们活捉了汉奸王秃虎,要继续打破日寇的“三月扫荡”计划!

众:好,准备迎接新的战斗!

 

(幕下)

 

(全剧终)

作于一九八三年

 

【作者: 】  【发表时间:2014/10/12】  【打印本页】  【关闭窗口
 
和谐陕西网
铜川慈善协会
渭南文物旅游网
环球网
中央人民广播电台
国际日报
中国检察网
中国法院网
人民日报
新华网
央视网
中国公安
中国文物信息网
太华索道
陕西
西部法制报


网站备案:陕ICP备14008634号-1       投稿信箱:2569427969@qq.com 

地址:中国·咸阳        电话:13152128066       传真:029-33765110

您是第 位客人     技术支持:佰亿网络     

版权声明:本网站所刊内容未经本网站及作者本人许可,不得下载、转载或建立镜像等,违者本网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。本网站所用文字图片均来自作者投稿和公共网站,凡图文未署名者均为原始状况,但作者发现后可告知认领,我们仍会及时署名或依照作者本人意愿处理,如未及时联系本站,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