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,欢迎光临《贝斯特全球最奢华游戏》网, 网址:www.siluqingyun.com; www.siluqingyun.cn  投稿信箱:2569427969@qq.com
 
娱乐动态      摄影家      风光摄影      人物摄影     书画长廊    名人书画      综艺在线      小说       散文       诗歌       剧本      杂文随笔      纪实文学    生活百科
 
详细内容
赵宏兴短篇小说:手心手背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赵宏兴短篇小说:手心手背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原创: 赵宏兴 湘江文艺杂志社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作者简介

赵宏兴,《清明》杂志副主编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。作品散见《人民文学》《大家》《十月》《钟山》《山花》等,并多次被《小说选刊》《作品与争鸣》和各种年度精选选载和出版。出版有长篇小说《父亲和他的兄弟》《隐秘的岁月》、中短篇小说集《被捆绑的人》和诗集、散文集《刃的叙说》《身体周围的光》《岸边与案边》《窗间人独立》《黑夜中的美人》《梦境与叙事》等10部个人作品集,主编多部文学作品集。获冰心散文奖、《芳草》文学奖、梁斌小说奖、安徽省政府文学奖等多种奖项。

手心手背

(短篇小说)

/ 赵宏兴

1

“老天啊,两个儿子你让我救哪个?”

  刘峰从医院出来,双手抱着头蹲在地上,长长地喊了一声。他用力地抓着花白的头发,本来蓬乱的头发就更蓬乱了。他先是蹲着,后来干脆坐在地上,眼泪和鼻涕一起流了下来,他用粗大的手掌用力地擦拭了一下,医生的话在他的耳边不断地响起,“你两个儿都要换肾,但你只能割一个肾下来,只能救一个儿子。”

  刘峰站起身往家走,感到阳光刺眼,好像不真实一样。他用手搭了一下凉棚,身子摇晃了一下。刘峰这样走着,医院的高楼在身后渐渐地远了,他解开衬衫,秋天的风吹在身上,十分舒爽,刘峰的情绪慢慢平静下来,他一边走,一边用双手紧紧地按着腰部来回地搓揉。刘峰不胖,肋骨下就是一层皮,他用手紧紧地按着。过去他没有注意这块地方,现在,用手按着,皮肤在他的手里滑过,有着一阵波浪。他想找到身体里的那个肾,但没有找到。

  刘峰原本有一个幸福的家,前几年妻子病逝了。今年又查出两个儿子枣树和柿树都患了尿毒症,医生说只有换肾才能挽救他们的生命。但换肾需要巨大费用,刘峰想都不敢想,最后,医生建议他只能用自己的肾救儿子的命。今天,刘峰终于从医生那里得到了结果,两个儿子都配对成功,也就是说,两个儿子都可以换他的肾。刘峰对医生说:“行,一个儿子一个。”医生说:“你只能移植一个肾,如果移植了两个肾,你就活不了了。”刘峰说:“我愿意,我一个命换两个儿子的命划得来。”医生说:“你愿意,但我们不能愿意,我们医生不能这样做。”医生叫他回家决定给哪个。刘峰急了说:“手心手背都是肉,医生,你让我救哪个。”

  刘峰从县城回来,老远看到自家的那几间红砖瓦房,心里就一紧,刘峰不能回家了。

  邻居扛着锹从对面匆匆走过来,走到跟前,刘峰还站在路中间发愣,邻居说:“刘峰你在愣啥?挡着我的路。”刘峰说:“我不能回家了。”邻居感到很奇怪,停下来,杵着锹问:“为啥不能回家了?”刘峰叹息了一声说:“我一进门,头皮就发奓,我的日子过不下去了。”邻居知道他的心情,刘峰两个儿子都患病睡在家里,他能不急?邻居说:“不要瞎想,过日子就像走路,一步一步往前走,不能停哩。”

  刘峰挪着像绑了石头的双腿往家走去。

  刘峰从外面灿烂的阳光里一进屋里,眼睛暗了一下,待刘峰把眼睛适应开后,那两双黑洞洞的眼睛就从暗的光线中浮现出来了,刘峰的头皮就真的一奓。这两双眼睛,一双是大儿子枣树的,一双是小儿子柿树的。大儿子出生那天刘峰在枣树下撒尿,就起名枣树;小儿子出生那天他在柿树下撒尿,就叫柿树。

  两个儿子本来睡在床上,见父亲回来了,都从床上起身下来,趿着鞋走到堂屋的中间,站立着。枣树说:“大,回来了。”柿树也跟着喊:“大,回来了。”刘峰嗯嗯着来到水缸前,拿起一个葫芦水瓢舀起一瓢水咕咚咕咚就喝了起来,喝完抬起头来发出哈的一声长长叹息,然后用粗糙的大手揩了一下嘴巴上的水渍。

  枣树说:“大,饭做好了。”

  柿树已揭开锅盖,锅里冒出一阵浓浓的热气,一股米饭的香味在屋里弥漫开来。柿树盛上一碗饭端到桌子上。刘峰坐下来,闷头吃了起来,一双筷子在碗里快速地划动着,偶尔碰到碗边发出当当的声音。

  过去吃饭时,刘峰都是要招呼他们坐下一起吃的,但这次没有,枣树和柿树看着埋头吃饭的刘峰,然后自己去盛了饭,各自坐到板凳上默默地吃了起来。

  枣树吃着饭,抬起头看了一眼趴在桌子上的父亲,父亲的黑砣砣,像一块巨大的石头压得人透不过气来。

  过去家里吃饭这段时间是快乐的,刘峰喜欢把地里的庄稼,村里的人和事都拿到桌面上说,并问问他们两人的身体情况。刘峰总是劝他们两人多吃饭,他的口头禅就是:人是铁饭是钢,一天不吃饿得慌,只要能吃饭,天大的病都不怕。

  今天这顿饭,枣树和柿树都感到了来自父亲的沉重,刘峰不说话,他们两个也不敢多说话了。枣树知道这几天父亲的不愉快了,每当这个时候,枣树心情也很沉重,他不知道如何才能安慰父亲。

  “大,弟弟好多天不发烧了,身体好着哩。”枣树对刘峰说。家里有一个体温计,枣树和柿树常常量体温,两个人发不发烧是一家人最关注的。

  “哦。”刘峰停下筷子,抬起头来说,“你的身体情况如何?”

  “我也好,就是有点低烧,但不要紧。”枣树说。

  柿树也跟上说:“我和哥都好着哩。”

  吃完饭,刘峰走到屋内躺到床上。

  刘峰有午睡的习惯,他睡觉时,喜欢把枕头垫得高高的,仿佛头与身子弯成直角了。刘峰望着高高的屋顶,屋顶已破败了,几只麻雀从椽子的空隙间钻进来,看到刘峰又扑棱着翅膀飞出去了。

  痛苦又一次涌上刘峰的心头,他把枣树和柿树一遍遍地放在脑子里过,他分不出哪个好哪个坏来,两个儿子都是他喜欢的,老天啊,你让我选择哪一个!

  我上辈子作了什么孽,老天啊你要这么惩罚我,还把我的两个儿子也带上了。刘峰不断地责问着自己,用拳头捶着床边的墙壁,墙壁发出砰砰的声音。沉重像黑暗处的阴影涌上来, 覆盖住了刘峰的心头。

2

上午,枣树和柿树就要挂吊水化疗。原来医生是要他们每月到医院来化疗的,但两个孩子住院是一笔不小的开支,刘峰就与医生协商,让他们在家吊水,省下一笔开支。因为化疗的药水是固定的,医生就同意了。久病成良医,现在两个孩子也知道如何换水,如何拔针了。

  两个人坐在床前,胳膊上挂着两只瓶子。枣树总是坐在窗前,两条胳膊搁在窗台上,眼睛看着外面。他经常看到的是邻家的墙壁,墙壁已经有几十年的岁月了,砖缝里都长出的青草,在风里摇曳。有时候会有几个邻居的女人,站在窗前,叽叽喳喳地说话,听到有趣的时候,枣树就会笑起来。有时候,弟弟柿树就会猛地提醒他:“你的水完了。”枣树回过头看时,塑料的瓶子里,水已到了瓶塞处,赶紧把针头拔下,刺进另一瓶水里。

  一次刘峰从外面回来,看到他们望着窗外,还在小声地议论着,就走到跟前,想看看他们在看什么。

刘峰走到跟前,两个孩子也受到了惊忧,回过头来,见是父亲,都嘿嘿地笑着。

刘峰说:“你们在看什么?”

枣树说:“没什么看的,不看窗外又看什么呢?”

  刘峰也把头凑过去,窗子是两扇门的,就在两个人的床边上,窗棂是细细的钢精筋,现在都上了黑黑的锈色。窗外是空荡荡的场地,场地边上是一蓬杂乱的树,枝叶繁茂,左边是邻居家的墙壁,墙壁已经陈旧了,上面一块块黑色的水渍和一块块红色的砖头斑驳着,实在没有什么可看的。

  刘峰看了一会,从床上退下来,又走到门外,从门外看这片地方和从窗口看这片地方呈现出不一样的感觉来,门外的这片地方是空荡的,孤寂的。

  不久,刮了一夜的大风,早晨,刘峰下地去干活,走到大河边,看到河面上漂着一个硕大的红色的东西,头随着波浪起起伏伏。刘峰惊诧了一下,这是什么东西,河面从来没有过。刘峰观察了一下,看到不是生物,好像是红色的塑料皮子。

  刘峰游到河里把漂浮物拖上岸,原来这是城里做广告用的气球,昨晚被大风吹到这里来了。刘峰想如果把这个气球打上气,放在家门口飘着,既可冲冲喜,又可让枣树和柿树的窗口有东西看了。

  刘峰招呼着几个年轻人,把半瘪的气球抬到家门口。刘峰进屋大声地对枣树和柿树说:“你们出来看看,我搞到一个城里人的东西。”

  枣树和柿树走出来一看,一大块长长的红皮子放在场地上。

  枣树问:“这是什么东西?”

  刘峰说:“是气球。打上气就升起来了,在家门口飘着多好看啊,你们也可以天天看了,再也不用看邻居家的墙了。”

  几个人忙碌起来。

  刘峰用家里的打气筒一下一下地打着,但气球太大了,不像平板车的轮胎,每打一下,轮胎都鼓起一下。刘峰打了半天,不见一丝鼓起,但身上已汗流浃背。围着的几个年轻人看了,都大笑起来。

  刘峰心生一计,把气球抬进屋里去,把家里的柴油机发动起来,用柴油机的排气孔鼓气。大家都说这个主意好,因为过去他们也用这个办法鼓过气。

  刘峰家的小柴油机放在披厦里,披厦是沿着正房的墙壁搭建的,堆放杂物。披厦是矮小的土墙瓦房,几个人把气球抬进来,把气球的嘴按上柴油机的排气孔。刘峰摇响了柴油机,柴油机冒起一股黑烟,咚咚地响了起来。眼看硕大的气球鼓了起来,越来越大。有人说,这么大的气球,门这么小,怎么抬出去。有人说,这么大的气球买可能要好几千元哩。就在大家七嘴八舌兴奋不已时,只听砰的一声巨响。房子里腾起一股烟雾,几个人都被一股强大的气流横七竖八地推倒在地。过了一会,待烟雾散去,众人清醒过来,只见房子的瓦顶被掀开了一个大洞,一边的土墙也被推倒了一块。再看眼前的红气球,只剩几块红色的胶皮碎片了,柴油机还在咚咚地响着。大家惊悚地你瞅瞅我,我瞅瞅你,好在没有人受伤。原来,他们不知道这气球里充的是氢气,残余的氢气在遇到了火星后发生了爆炸。

  枣树和柿树都吓了一跳,赶忙过去看刘峰。刘峰脸色铁青,用手擦着额头,沮丧地说:“老子空喜欢一场,城里人真缺德。”

  一日一日似流水,刘峰想把那些揪心的日子忘掉。

 

3

医院又打来电话了,问给哪个儿子换肾可选择好了。刘峰说没有,医生在电话里把他责怪了一通,说越早换肾对他儿子越好,拖下去儿子的身体拖垮了,就会影响换肾后的恢复。刘峰不愿面对这件事,但还是躲不了。

  这几天,刘峰就像得了魔怔一样,在屋里转来转去,伴着叹息。家里待不住,刘峰就走出门去,村里都空了,许多人家都全搬到城里去打工了。村子里显得很清静,这更增加了他内心里的恐慌。要是在往年,有人和他打打招呼,和他说说话,他内心也好受些,但现在没有。刘峰来到地里,快速地走在田埂上,他停不下来,一停下来脑子就爆炸,心跳就停顿,他只有快速地走,田埂上长长的野草和荆棘扫着他的脚踝,扫出一条条红印,他也没有了感觉。村子西边是一条弯曲的河流,刘峰走到这里就停下来了,他站在耸起的土堆上,望着清清的河水,啊啊地吼叫着,仿佛要把内心的一块石头从喉咙里吼出来。

  刘峰想从两个儿子身上找些缺点,这样他做决定时,心里也好受点。

  枣树这个孩子是他和妻子爱情的结晶,记得当初他和妻子恋爱时,由于家穷,妻子的父母不同意,妻子就和他暗中来往,直到大肚子了,家里没有办法了,才同意他们结的婚。枣树出生后,他和妻子一直当作心头肉的,如果没有枣树,他们的爱情就会破灭。枣树从小就懂事,记得三岁那年夏天,刘峰光着膀子躺在竹床上睡着了,枣树就拿来一个被单给他盖上。妻子看见了,问他为什么,枣树结结巴巴地说,这样睡觉会冻着的。这个小举动让刘峰温暖了好多年,说了好多年。

  柿树从小就聪明,一周的时候,有一次他哭了,哄不好,刘峰就抱着倚在门上,门上有春联,刘峰无意地指着红纸上的黑字一个一个读给他听,他竟然不哭了,这让他吃惊。上学后,家里墙上贴得最多的都是柿树获的奖状。

  比较来比较去,刘峰分不出两个儿子的好坏来,只得又叹息一声,手心手背都是肉啊。

  刘峰在经过几天思考后,他决定采用抓阄的方法来确定。

  刘峰没有办法,他反复地想过选择哪个儿,但手心手背都是肉,他选择不下来。他横下一条心,只能采用这种办法。谁被选择了,就是天意,不是他刘峰的意思。

  这天一早,刘峰就起床了,他要去村头的小庙前烧香,为两个儿子的命运抓阄。

  刘峰出门时,枣树和柿树还在熟睡,发出均匀的呼吸,晨曦的光淡淡地照在他们的脸上,温馨而安详,刘峰就难过了一下。

  小庙就在村头的一处高地上,一座简陋低矮的小房子,土坯垒的墙,一座黑黝黝的石佛坐在里面。小庙的背后是一棵蓬勃的大树,枝叶茂盛,树头上有两个黑乎乎的鸟窝,倒显得十分的神秘。

  刘峰把菩萨面前的灰尘用手扫扫,把香点燃后,插在墙缝里,一缕香气就袅袅升起,空气中飘起一阵清香。刘峰面对石菩萨,张开双手,像接住了某件东西,然后双手伏地,深深地磕下头去,刘峰嘴里念叨着,菩萨啊,我也没有办法,我在你面前抛三次,你看着,天知地知你知我知,抓着谁就是谁,我要有一点私心你让雷劈我……刘峰念叨着,一连磕了三个头,然后从衣服口袋里摸出一枚硬币,嘴里念叨着,字面是枣树,背面是柿树。刘峰眼一闭,朝天空抛去。硬币在天空翻了几下,落了下来,刘峰睁大眼睛一看,是柿树。刘峰一连抛了三次,两次是柿树。刘峰的心也甘了,他一边往家里走,一边嘴里骂着,小狗日的柿树。

  太阳已升到半空了,硕大彤红,刘峰往回走,身上已有了涔涔汗水,他又看到家里那三间红砖瓦房了,墙上的窗户黑洞洞的。

  到家,枣树和柿树已起床了,他们不知道这个早晨刘峰做了决定他们生死的决定。

4

现在,刘峰不能见枣树了,他觉得自己做了见不得人的事,一和枣树目光相遇就赶紧转过脸去,他觉得枣树的眼睛里有一把刀子在剜他的心。他不能与枣树说话了,一张嘴喉咙就哽咽,眼睛瞬间就涨满了泪水,他只得打断,或一句话说得断断续续连不成句子。“我这是怎么啦,怎么变成一个小女人了。”他问自己,“不能这样,如果秘密被他们发现了,将会炸锅的。把肾给了柿树,也不是我自己作的主,那是菩萨作的主,医生只让我割一个肾啊,我有啥法子呢?”

  现在,刘峰也不能见柿树了,一见柿树就恨得咬牙,“这个小狗日的命大,菩萨保佑了他,要了我的肾,大难不死必有后福。”他与柿树两句话一说,就凶巴巴起来,柿树不敢看刘峰的眼睛了,觉得他的眼睛里有一把刀子,闪着寒光。柿树想,“呆子都能明白父亲是厌弃自己了,去救枣树了。”柿树感到很绝望。

  每次在夜里惊醒,换肾的事就蹦进刘峰的脑子里,黑沉沉的夜就像黑沉沉的大山,他翻越不过去。他想掉一下包,把肾换给枣树吧,反正他俩也不知道,但他又不能面对柿树了,觉得柿树的眼睛里有把刀子了,柿树在哭着问他:“菩萨定了的事,为什么要变了?”

  “手心手背都是肉,你让我怎么办啊?”刘峰只能又回到开始,按照抓阄把肾换给枣树。

  柿树偶然发现父亲对他不一样的。

  一天晚上,刘峰在饭店吃宴席,最后一道菜是炖鸡,硕大的老母鸡盛在一个大盆子里端上来,金晃晃,香喷喷,桌子上的人都伸筷子开始搛,刘峰也撕了一个鸡腿放在面前,别人搛了鸡肉都开始吃起来,刘峰却没有动,他想到了枣树,家里已好久没有吃过鸡了。刘峰趁人不注意,抽了一块抽纸包了,装到口袋里带了回来。

  从镇上回到家,已是夜里了,刘峰到房子里,看枣树和柿树都睡觉了。

  刘峰返回身,把鸡腿放到堂屋的桌子上,鸡腿圆圆的,发出一股清香。刘峰又进去,轻轻地捣了捣枣树,枣树醒了,一看是刘峰便问啥事。

  刘峰轻轻地说:“你起来。”

  枣树轻轻地起了床,和刘峰走到堂屋。灯光下,刘峰拿着鸡腿对他说:“熟的,你吃了吧。”

  枣树看了一下,问:“从哪搞的?”

  刘峰说:“我去大席,从桌上带的。”

  枣树用手接了,咬了一口说:“给弟弟也吃一口吧。”

  刘峰说:“你自己吃吧,补身体要紧。”

  枣树说:“弟弟的身体也要补。”

  刘峰停了一下,说:“不要留给他了。”

  枣树下床的时候,柿树就醒了,柿树没有动,他没有想到是要吃东西,这时,刘峰和枣树在堂屋的对话他都听见了。他先是伤心,接着想父亲可能是在抛弃他了,家里穷,只能救一个,他和哥心里都明白,但都没有说。

  枣树在咀嚼鸡腿的声音,在这个深夜里听起来更加清晰。

  枣树吃完鸡腿又回到床上,柿树装作不知道,仍然睡着一动不动。

  一连下了几天雨,天晴了,秋天的天气,雨一下就把整个世界都下得湿透了。天一晴太阳就灿烂无比,天空干干净净的,一片蔚蓝。

  枣树和柿树吊完水,刘峰对他们说:“这些天你们都在家睡着,身上都有霉味了,今天太阳好,我们出去走走吧。”

  枣树边穿鞋边说:“是要出去走走了,人都在家蹲霉了。”

  柿树说:“人不晒太阳不行,身子骨都被雨水下软了。”

  几个人出了门,刘峰走在前面,枣树和柿树跟在后面。

  枣树说:“我们去岗头上吧,岗头上的野菊花肯定开了,很漂亮的。”

  枣树喜欢岗头上的野菊花,去年的时候,还采了一把放在桌上,在本子上临摹,画得很逼真。

  地里还是泥泞的,但田埂上,因为没有人踩来踩去,还不泥泞。他们拣着有草皮的地方走,一点也不影响。田里的稻穗都长出一个个沉甸甸的穗子,但连阴的雨水,有的稻穗上起了黑黑的霉菌,如果天再不晴,这些霉菌就会在稻子中传染下去,就会影响收成。路边的大坝里,水清亮亮的,但坝埂却是一片荒芜的杂草。

  阳光沿着骨头缝往里钻,身体舒爽极了,阳光钻到心上了,心里一阵暖和,阳光下没有一处阴影,心里没有一处沉重。

  田地里有一处缺口在哗哗地流水,这是没想到的,几个人站在沟前看着。

  枣树说:“我们不过去了吧。”

  刘峰说:“来来,我背你。”刘峰有个想法,尽量满足枣树的每个心愿,枣树的每个愿望刘峰都觉得如此的珍贵,只要是他喜欢的,就要努力做到。

  枣树说:“我们自己过。”说着就来脱鞋子。

  刘峰赶紧阻拦说:“孩子,你们的身子骨不能受凉,生病了就受不起。”

  刘峰说着脱了鞋,在泥巴上踩了几下,蹲下身子。

  枣树见父亲的脚已泥了,拧不过,就趴到刘峰的背上,刘峰一起身,儿子的气息就在耳边。儿子的身子就贴在背上,他多么想两块肉就这样长在一起,永远不分离。刘峰把双手抄到背后,紧紧地托着他的身体,枣树趴在他的背后,他感到父亲的背是如此的窄小,却承载着家庭的重量。刘峰走在水里,水清亮亮地从脚面上流过,刘峰把枣树背了过去,又走了几步,选一块干爽的草皮把他放下。

  柿树还站在那边,刘峰恶狠狠地对他说:“小狗日的,你不能跳过来吗?”

  柿树听了就不开心了,柿树早就对父亲有怨言了,这次父亲又是这样,父亲为什么不能背一下自己哩。

  其实柿树是能跃过去的,他只想听到父亲的这句话。

  父亲又说:“你能跳过来的,一个小缺口。”

  柿树更不高兴了,枣树也能跳过去的。

  柿树见父亲没有背他的意思,就说:“你们走吧,我回去了。”

  枣树看着他,劝他说:“父亲累了,你就自己过来。”

  刘峰说:“小狗日的,那你回去吧,我不想看到你!”

  柿树瞪了他们一眼,头昂起来,嗷嗷嗷地叫着。

  这些天来的郁闷在他的心头累积着,他觉得要呼喊出来,要奔涌出来。柿树叫喊完,顺手拾起一根树枝,朝路边的一蓬荒草扫去,荒草齐刷刷折了一片。

  “你不能这样跟弟弟说话,枣树对父亲说:我们也回去吧,不去岗头上了。”

  “咋着啦,这样对他都客气了。父亲说:让这小狗日的回去,我们走。”

  刘峰拉着枣树的手,朝岗头上走着。刘峰感到枣树的手柔软而冰凉,刘峰紧拉了一下,他舍不得放开儿子的手。

  走到岗头上了,放眼望去,一片野菊花像满天的星星,落在绿色的草地上,阳光扑下来,绽放的野菊花有些耀眼,有些盛大。风轻轻地吹过来,野菊花晃动着,仿佛无数个笑睑在欢呼。枣树走到一丛盛开的野菊花前蹲下来,细小的花瓣密集地排列,中间是小小的花蕾,像神灵之手的手工作品。他用鼻子贴近花瓣嗅了嗅,他嗅到了那股淡淡的轻香。几只野蜂飞过来,落在花瓣上收拢了翅膀,风一吹,又飞起来,落到另一朵花瓣上。

  刘峰说:“野菊花开了。”

  枣树说:“真好看。”

  两个人在草丛里,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,内心里的喜悦说出来却是如此的朴素。

5

柿树终于和枣树吵起来了。

柿树坐在床上,眼睛望着窗外大声地说:“我知道大偏向你。”

  枣树坐在床上另一头,他早就感觉到弟弟有情绪了,今天他终于说出来了,枣树说:“哪有呀,大不是待你一样好。”

  柿树说:“一样好吗?你们做的事我都知道,不要认为我傻。”

  枣树说:“我们两个都生病了,家里又这么困难,大心里能好受吗?有时生气了,说了不好听的话,你不要生气,更不要记在心上。”

  枣树劝解着弟弟,柿树沉默着,窗外的光照得他的面孔,露出线条分明的轮廓,他的眼里闪过一点光,那是一滴泪水滑了下来。

  柿树说:“那天夜里大给你偷吃鸡腿,这次背你过缺口等等,我都知道。还要说什么?”

  枣树惊了一下,看来柿树还是留心了。

  枣树说:“大有时做事出了点格,你不要记在心上,大心里也不好受。”

  “他最近还老是骂我,他怎么不骂你!”

  枣树伸手抚摸了一下柿树的腿,安慰他说:大……唉……枣树想说但又找不到话说,叹息了一声。

  柿树说:“我们两个人生病,我们家这么困难,只能救一个人,大肯定救你了,我早就看出来了,别当我傻。”

  枣树有点生气了,他没想到柿树这么小心眼,说话这么难听。枣树说:“你这样说话是不对的,我们都是他养的,他能偏啥心!”

  枣树说着说着声音就大起来。

  “我都做好死的准备了,我不怕死,死有好大事。”柿树说着,已泪流满面,身子轻轻地抽动着。

  枣树说:“我也没想活着,我是为了大,为了这个家在撑着。”

  两个人正争执着,刘峰从外面走了过来,两个人都不作声了。

  刘峰瞪了一眼柿树,问:“你说你哥啥了?”

  柿树不作声。

  刘峰牙咬得咯吱吱响,指着柿树说:“你这个小狗日的,我看你越来越不顺眼了,你给我小心着。”

  “我早就想死了,我知道你巴不得我早点死,好让你救哥。”

  柿树忍不住了,愤怒起来。父亲伸手要打他,枣树拦住了。柿树昂着头,握着拳头向外走,枣树拉住他,喝斥道:“弟弟,你干啥你干啥!”

  柿树用力地扭动着身子,挣脱了他的手,说:“我不是你的兄弟。”

  柿树来到屋外,他沿着村头的大路大步地走着,走到一棵大树下,他停了下来,他背靠着大树,坐了下来,含在眼里的泪水像决堤的大水从他的双眼里流了出来。他先是抽泣,接着是号啕,泪水拌着鼻涕倾泻而下。他恨父亲在这个时候选择了枣树,而抛弃了他,他想念母亲,如果母亲活着的话,一定不会是这样。他把头埋在双腿间,身子剧烈地抽动着,一会他又把面孔的泪水鼻涕拭干净,他停止了哭泣,抬起头来仰望天空。天空蔚蓝无边,几块白云静止高远而无聊,一架飞机闪着银白的身子在天空飞过。忧伤袭来,柿树又低下头大哭起来。

6

柿树在抱头痛哭的时候,刘峰就站在不远处。

  柿树走出去的时候,刘峰坐在枣树的对面,低着头没有作声,他双手伏在膝盖上。

  枣树懦懦地说:“大,你不能对弟弟那么凶。”

  刘峰用握起拳头,朝腿上猛击一下说:“我咋对他凶了,我对他比对你好。”

  枣树没听明白,这些天柿树确实受了不少委屈呀。

  “大,你待我好,待弟弟有点凶了。”枣树补充了一下。

  “你懂个屁,”刘峰说,话说到嘴边又咽了回去。“你们兄弟俩都是我身上的肉,我哪个也舍不得,你是老大,你懂事点,不要和他计较,大有对不起你的地方,你多原谅。”

  柿树有点听不明白了,过了一会,站起身,说:“大,我们看看弟弟去哪了。”

  刘峰说:“你在家吊水,我去看看。”

  刘峰走出门,站了一会儿,他估摸着,柿树可能是去了大路上。

  刘峰走到大路上,走过几家房子,果然就看到远处的大树下,坐着的柿树了。刘峰站了下来,想看看柿树在干什么。他看到柿树在哭,心里酸了一下,他在一个院墙边远远地站着,他知道柿树的心里难受,但他的心里什么时候好受过,他又在骂他了,“你这个小狗日的,老子给你的是命啊,我对他这一点偏心你都受不了!你对不起你哥呀。”他想过去把事情的真相告诉柿树,挪动了几步,他又停下了,他想,不能说,说了,对他们两个都不好,他们谁也接受不了。刘峰恨恨地跺着脚,对着柿树的背影说,“小狗日,你就委屈点吧,你这个不知好歹的家伙。”

  过了一会儿,他看到柿树站起身了,他慢慢走过去。柿树没想到大会过来,他背过身去,朝小路上走,他不想见到大。

  刘峰骂道:“小狗日的,还怪有种的,我看你到哪去。”

  柿树朝地里走,朝他母亲的坟地去走,他的身影在空旷的大地上显得十分瘦小,黑黑的一点。

  刘峰看明白了,他追了上去,跟在他的后面,喃喃自语,你去找你妈吧,我陪你去,我也要找你妈,她走了倒舒服,把这个破家交给我,让我受罪,两个孩子也不省心,我前世作了什么孽了,她倒快活,天天睡大觉。他们两个都这样,我也没办法了,我也不想活了。柿树不想活了,枣树不想活了,我也弄不好了,我就一条命,我有啥办法?我也不想活了,我们这个家要毁了。

  刘峰说着眼角就湿了,他用手拭了一下,粗大的手掌仿佛发出了嚓嚓的声音。

  柿树的脚步慢了下来,他走到大坝上,沿着弧形的坝堤折回头往回走了。

  刘峰愣了一下,也跟着走了起来,他想看看柿树的脸。但柿树昂着头,快步地走着,他没有朝后面看一下刘峰。

 

7

到去医院换肾的日子了,医院已打来两次电话通知了。

  早晨,刘峰从地里回来,枣树在做早饭,锅灶上蒸发着浓浓的热气,屋里弥漫着稀饭的香味。柿树坐在凳子上抱着双手,还在迷糊,刘峰一看就来了气,站在他的面前,大声说:“你就不能帮帮你哥?你越来越不像话了,没有哪个欠你的。”刘峰说着说着,就上前,伸着硕大的巴掌,恨不得甩他两个耳光。柿树瞄了一眼,鼻子哼了一下,没有动。

  枣树说:“我一个人能做好,不要他帮忙。”

  “家里的活你做得够多的了,唉。刘峰摇了摇头。“我对不起你。”

  柿树愣了一下,觉得父亲今天早晨神情有点不对,作为父亲,他一直高高在上的,有着威严,今天怎么给自己道歉了。

  刘峰去屋里收拾东西。橱柜的门已经坏了,歪斜着,刘峰使劲一拉,就掉了一下来,刘峰生气地把柜门往地上一摔。里面的衣服都是随手塞在里面的,没有过去妻子在时叠得整整齐齐的。

  刘峰抓到枣树的衣服,就顺手叠好放到一边,他这些天不在家,枣树只有自己照顾自己了。他抓到柿树的衣服时就扔在地上,心里骂道:“这个讨债鬼命好啊!”

  刘峰一抬看见柿树就站在门口,他停下来,说:“小狗日的,我在给你找衣服,今天带你去医院。”

  柿树看着这一切,心里早是一肚子怨气了,他不冷不热地回了一句:“你那么喜欢哥,你带哥去吧,我不想去医院,我想早死了好,不让你受气了。”

  刘峰把手中的衣服一摔,跺了脚,眼里闪着亮光,恶狠狠地说:“你这个小狗日的,你活活把我气死了。”

  刘峰想说你欠你哥一条命……但话到嘴边,还是没有说出来。

  收拾了一个大包袱,吃完早饭,刘峰就要带着柿树上路了。临走前,刘峰把家里的生活都安排好了,他对枣树说:“你弟这两天有点发烧,我带他去医院检查一下,你在家里把自己照顾好,我过几天就回来。化疗水你还按往常一样吊,如果有不方便的,你就到村诊所去让医生给你吊。”刘峰不想和枣树说这次带柿树去换肾了,他想瞒着枣树,怕枣树接受不了。

  枣树说:“大,你去,我在家就是烧烧吃吃的,能行。你带弟弟好好看看,他的病好治。”其实,枣树早已明白大这次是去给弟弟换肾的,但大不说,他也不说破。

  枣树这样说,刘峰也放下心来。

  刘峰带着柿树上路了,柿树跟在身后慢腾腾的。刘峰回头骂了一句:“小狗日的,你能不能快点,老子快要给你气死了。”

8

这次换肾很成功,柿树得救了,一个月后,枣树却病死了。

  清明,刘峰带着柿树去给枣树上坟,现在的柿树已是一个小小的土堆,柿树把草纸展开,把长长的鞭炮点响,纸烟和鞭炮的烟尘腾起在空中,显得十分的隆重。柿树跪在枣树的坟前放声大哭。他说对不起哥呀,当时他认为大恶狠狠地待他,是他没救了,没想到是哥没救了。他对不起哥呀,大把一个肾给了他。

  刘峰拉起他说:“回去吧。”

  又走到那个流着水的小溪了,刘峰想起去年为了背枣树没背柿树,两人还红过脸。刘峰弯下身子说:“儿子,去年我欠你一个背,我还记着,我背你吧。”

  柿树鼻子一酸说:“大,你这是折我哩,我去年哪知道情况哩。”

  刘峰直起腰,两个人绕着弯子,从远处小石板桥上走过。

  柿树问:“大,你当时为什么不对我们说?”

  “我怎么能说呢?手心手背都是肉啊。”

  “你不说,我和我哥也知道了。”

  刘峰脑子轰地一下,天晕地转,惊悚难过,站不住了。他一直觉得自己这个事做得很成功,没想到自己却成了“皇帝的新装”里的那个皇帝,赤裸而无耻,自欺欺人,枣树原来忍着巨大的痛苦在帮我演戏,刘峰感到对不起枣树。

  “你以后要多向你哥学习,你哥太懂事了。”刘峰回过头对柿树说。

  “嗯。”柿树应着,他看到刘峰的眼里满是父爱,这个枣树看不到了。

刊于《湘江文艺》2019年第4期

【作者: 】  【发表时间:2019-07-20】  【打印本页】  【关闭窗口
 
和谐陕西网
铜川慈善协会
渭南文物旅游网
环球网
中央人民广播电台
国际日报
中国检察网
中国法院网
人民日报
新华网
央视网
中国公安
中国文物信息网
太华索道
陕西
西部法制报


网站备案:陕ICP备14008634号       投稿信箱:2569427969@qq.com 

地址:中国·咸阳        电话:13152128066       传真:029-33765110

您是第 位客人     技术支持:佰亿网络     

版权声明:本网站所刊内容未经本网站及作者本人许可,不得下载、转载或建立镜像等,违者本网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。本网站所用文字图片均来自作者投稿和公共网站,凡图文未署名者均为原始状况,但作者发现后可告知认领,我们仍会及时署名或依照作者本人意愿处理,如未及时联系本站,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