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,欢迎光临《贝斯特全球最奢华游戏》网, 网址:www.siluqingyun.com; www.siluqingyun.cn  投稿信箱:2569427969@qq.com
 
娱乐动态      摄影家      风光摄影      人物摄影     书画长廊    名人书画      综艺在线      小说       散文       诗歌       剧本      杂文随笔      纪实文学    生活百科
 
详细内容
我的家乡三庙村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我的家乡三庙村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( 王林)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三庙村,古称冢羊弯,又叫十里庄弯。说的是这块神奇的土地流传着神奇的故事。

 

 


先说三庙村的溯源。相传很久以前,有三位隐士来到如今的三庙村。三位隐士坐而论道,他们说古论今,道人世间沧桑。都愿为民间的疾苦而效力,救民与水火之中,匡扶正义,改变一方面貌。三位隐士在此就居住了下来,为当地穷苦百姓办了很多的好事儿。后来,三位隐士归西而去,当地百姓为纪念这三位隐士的大恩大德,就修了三座庙宇来祭奠他们,从此香火不断,代代相传。此地三官庙的名称也        因此而来。再说三官庙因了三位隐士在天之灵的护佑,当地人杰地灵,历朝历代出了不少名人。

     一日,在穆柯寨扎营屯兵的穆桂英之父穆天王也就是穆羽,随桂英披挂领兵前来三庙村巡视操练,在此地休整期间,领兵士亲自种植古槐杨柳松柏,经千百年来风雨沧桑,三庙村古槐杨柳松柏已长成参天大树,有的十几人合抱不拢,有的树洞里能摆桌酒席,可见古树之大,有的树冠如伞,遮天蔽日,每逢天公变脸,电闪雷鸣之时,当地人就在此树下遮风避雨,炎炎夏日,百姓就在树下纳凉休闲。这也是穆羽在天之灵护佑当地百姓。穆羽及女儿穆桂英感激当地百姓为打破天门阵提供了降龙木,也就是三庙村当地生长的一种龙爪槐。再说冢羊弯的来历,据说三庙上王村北头有一大冢,形如恐龙,背隆胫长,背就是那个大冢,尾就是伸至三庙村到下杨村的土梁,龙尾在下杨村的河中戏水,龙头便是上王村了。因此,此地便是块风水宝地,也是沾了这条龙脉。过去龙背上也就是大冢上古树参天,松柏苍劲,绿树成荫,草木茂盛。传说那大冢上有两只神羊,常在冢上树林中吃草,神羊的咩咩叫声传遍了十里庄弯,因此当地人把三庙村也称做十里庄弯。有一日,突然天空阴雲密布,电闪雷鸣,倾盆大雨从天而降,两只神羊一声长鸣,便向人祖庙方向飞奔而去,当神羊跑到人祖庙跟前的一座山上,在那儿抖了抖疲劳的身体,将身上的羊毛抖落在了地上,当地人取那山名叫羊毛山。羊毛山因此而得名。

     前些年,上王村村民在龙背上(当地人称冢疙瘩)挖沙取土,使得植被被破坏,少半个冢疙瘩被挖去,冢上的树木也被砍伐一空,有的村民还在冢疙瘩上开荒种菜,破了上王村的风水。说来奇怪,那冢疙瘩虽被无知的村民挖沙取土,露出半边黄土,但过不了多久,被挖掉的地方又重新长出了新土,填补了被挖去的地方,草木也随着生长了起来。

     话说三庙村,地处骊山腹地,穆柯寨最南端。远古时期,属原始森林地带,人烟稀少,直至建国前,丛山峻岭中依然林木茂盛,古木参天,小小村庄掩映在森林之中,远处望去,只见树木,不见房舍。因此,自然环境十分优美,野生动物处处可见,豺狼虎豹多有出没,野鸡野兔遍地都是。这里单说那野狼的故事。冬日里,大雪复盖了村庄房舍,饥饿的狼就出没在村庄,时不时有村民传说谁家的羊被狼吃了,谁家的猪被狼咬了,谁家的娃儿被狼叼了,听得人毛骨悚然。儿时冬天,半夜里常听见狼嗥叫,吓得用被子蒙着头,不敢露头。大人们爱讲狼的故事,吓唬胆小的娃娃。……那狼进了猪圈,叼着猪的耳朵,用尾巴拍打猪的尻子,把猪赶出村外,咬住猪的喉咙,背上猪,刷地就没了踪影……猪见了狼,只会亨哼哼,狼就把猪当成了一顿美餐。所以,人骂人:“看你笨的跟猪一样”。

     其实,猪是没有那么笨的,猪见了狼,自知不是狼的对手,虽然也呼哧呼哧地喘粗气,在猪圈里乱窜,但当狼咬住了猪的喉咙时,猪为了活命,不再挣扎了,乖乖地跟着狼走,狼就用尾巴赶着猪到没人处,咬断猪的喉咙,把猪背上刷地一溜烟……

     关于狼的故事还有许多。到了夏天收麦子的时候,常在麦地里听到人们大声喊叫:“狼……狼……看狼……”“打狼吆…打狼吆……”喊叫声时起时伏,顺着喊声望去,果然一只大灰狼窜出麦地,沿着地塄穿过河沟,闪电般地越过山梁,逃得无影无踪……

每到傍晚,庄稼人从地里收麦子回来,坐在场院中“喝汤”(关中人把吃晚饭叫做喝汤)。边吃边喝边谝闲传,娃儿们就或坐或睡在大人的怀里,听着大人们讲着狼的故事,不知不觉中便进入了梦乡……狼在跟前用尾巴在脸上扫呢……不见娃儿动弹,就又跑到一边,蹲在那儿观察动静。过了不大一会儿,狼又蹑手蹑脚地来到娃儿跟前,用舌头轻轻地舔娃儿的脸,又往娃儿的脸上滴涎水……突然跳出丈把远,蹲在那儿看着熟睡中的娃儿,吐着血红的舌头,眼睛露出发亮的凶光。顷刻,狼见娃儿死睡不动,便急速窜到娃儿跟前,猛地咬住娃儿的脖项,刷地就奔……

“狼……狼……”娃儿惊呼,却是南柯一梦。

【作者:王林】  【发表时间:2020-05-06】  【打印本页】  【关闭窗口
 
和谐陕西网
铜川慈善协会
渭南文物旅游网
环球网
中央人民广播电台
国际日报
中国检察网
中国法院网
人民日报
新华网
央视网
中国公安
中国文物信息网
太华索道
陕西
西部法制报


网站备案:陕ICP备14008634号       投稿信箱:2569427969@qq.com 

地址:中国·咸阳        电话:13152128066       传真:029-33765110

您是第 位客人     技术支持:佰亿网络     

版权声明:本网站所刊内容未经本网站及作者本人许可,不得下载、转载或建立镜像等,违者本网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。本网站所用文字图片均来自作者投稿和公共网站,凡图文未署名者均为原始状况,但作者发现后可告知认领,我们仍会及时署名或依照作者本人意愿处理,如未及时联系本站,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。